D

是屑(确信)

如今想来,他老人家虽不风度翩翩,爱着“外八字”那种让人看着别扭的走法,漫步过了他七十几年的人生。他虽也算不上浓眉大眼,炯炯有神,那稍长的眉须及那锐利的眼睛,也参透了他七十几年人生中的许多过客。他并非俊秀也没有壮志豪情,也有了妻室儿女好得一个平静的人生。年老后岁月送上的也只是无限风霜与波折,脸上由得沟壑滋生,蔓长。

七年后的我记不起他笑的模样,这本该刻印到我心中最深的的地方。

他的脸,他的胸膛,他的臂膀,属于躯干与物质的一切,却也连同难得的回忆埋在了家乡的埃土里。

也许曾经矮矮的自己只会仰着高高的他。曾经那时,就看不确切了。何以用今日的目光来尝试窥探记忆中他啊。

评论
©D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