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

是屑(确信)

今天地铁站出口,站着几个招揽乘客的三轮车司机。

我迎面撞上其中一位的目光,一刹那的时间我所能看见的是有他那黝黑泛黄的皮肤,和眼睛,和那只手。

他的脸是布满沟壑,眼角和眉头最甚,由岁月刻下的沟壑不是堆叠一起,线条虽不算笔直但也显得干练分明,更有书法般的遒劲。
而他的眼睛,却是盈溢着光的,卧在漆黑眼窝中。但也是布满了尘埃与疲劳的。

让我感触最深的,却是那一刹那躲闪的眼神,畏畏缩缩,而与之矛盾的是他向我笔直的伸出的那只手,是有一丝尴尬一丝害怕胆怯,他却仍伸得笔直,他要生活,他要养家。
他在渴望着,他要活着。
煞时,我想起了名为《父亲》的油画。
和老树下的福贵与老牛。

橘色的夕阳与蓝天。

170720随记

评论
©D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