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

是屑(确信)

中秋夜赏月。

苍狼独饮,半眠半醉,回忆往事。

不战醉意,便靠着案几小憩。


//

没想到一睁眼,眼前便是一双凑得太近的鎏金眸子。


吓出一机灵,苍狼酒便醒了一大半。


是一位压在他身上的棕发少年人,头上别着些金饰铜环,不显得繁琐倒是越发干练。


苍狼眯着眼盯着他,这副模样熟悉得莫名。


//

被盯着的少年感到有些冒犯,但很有修养地提醒他,“你为何在这儿?”

他笑着开口问道,尾音带点上扬。


意识到自己行为有些不妥了,他想致歉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
宿醉带来的头痛欲裂让他不太清醒,挤出来的几个词句,乱绵绵地也破裂不堪。

“我不知道...”

我不知道为何会再见到你。

说不出口,只得前言不搭后语继续补充道,

“我...一醒来便在此处了。”


“深山老林,你来这儿饮酒消愁。”少年已经掩不住嘴角的笑了。


少年凑近他那个时候就已经闻到了他身上没有消散完全的酒味了,多半是把他当做了野路上的游子浪客了吧。

他垂着眼眸不言。

他饮酒消愁的对象正肆意调笑着他,大胆地跨坐在他身上。

少年的手游走在他的脖颈周围,另一只手很巧妙地捆住他的左右手,却不是一副审判他的姿态。

少年保持着警惕也巧妙地维护着两人间轻松的气氛。


他垂眸凝望着脂如白玉,指节分明的那只手。

那只手是否太过滑腻狡猾了,他后面再也没抓住。


//

见他不言,少年也觉得无趣了,站起身来,示意苍狼可以起身了。


“谢谢。”苍狼拍拍灰起身了,发现他身上未着任何苗王服饰,而是裹着一身紫黑色的大袄,是他年少时常穿着的那件。


太诡异了,惊异过后他心底却升起一股莫名的喜悦。

他有了一个不可说的妄想。

整理好着装,他抱着些许期待抬头寻觅着那个少年的身影。


却扑了个空。


只留下绿水长流,到底是鸟去云散,到底仍是扑了个空。



他果然不会再在伴他身旁了,

怎样改变都无济于事了。



#脑洞主体大概想的是

后面苍狼以侍童的身份被竞日孤鸣带回了王府。

那个时候竞日孤鸣未满九岁,他的父王是苗王,母妃仍是万千圣宠于一身。


然后苍狼和小王吃喝住行不离彼此。

苍狼开启攻略线。


不想脑了 摔手机

总之第一次为组织供粮x



评论(3)
热度(6)
©D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