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

是屑(确信)

#给部门的活动写的故事背景 

还没写完但稿子多半要被部长毙掉

其实我在写跑团剧本(

屈服在易班下

沙雕文好快乐

(一)

你身边的座位空了出来,你知道,那个熊精今个又翘课了。

(二)

熊精本来不是熊精的。最初,同学间互相介绍时,他会正声道:“大名易班熊,非熊精哉。”,时间一长,常人饶是见到他死活都不脱下那个诡异的可爱熊头套,也只得扼腕:“实属熊精焉。”

在181班,易班熊是戴着头套的唯一一人,格外违和,还有些许变态。易班熊一到教室,所有自习着的同学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大叫:“熊精!”他不回应,对学委说到:“来签到。”说着便从左边裤口袋里夹出他的派克金笔。他们又故意高声到:“为什么不从万能的熊头套里掏出笔呢!”易班熊睁大眼睛说:“笔怎么能从头套里拿出来呢?”“为什么不行呢?我前天亲眼见你从头套里掏出了班花的橡皮,被女生追着骂。”夸张般的,头套有些像是红了脸,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:“放橡皮和放笔的事能一样吗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家族荣誉”, 什么“头大难取”之类的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,教室内外都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熊精也在那天传开了。

(三)

你从来没想过,熊精除了成为你闲暇时的谈资以外,还能与你的生活有其他交集。

你的寝室本来是有一个空床的,正对着你的床铺。辅导员说,那位同学因为家庭情况,暂时无法来校住宿。但谁也没想到,在起哄事件的第二天,易班熊就住进了你的寝室。你挺无所谓的,但你知道,寝室长李纯有点不是滋味。

李纯是班花男朋友,自己脑补的那种,上次熊精藏班花橡皮那事时他就讨厌上熊精了,而起哄事件致使厌恶程度又加重了几分。

说来也是好笑,一个大男人的,与班花八字还没一撇,瞎吃个啥醋。

(四)

寝室长对室友有意见,这寝室里绝对尴尬得要命,作为万年老好人的你寻思着跟李纯来段男人间的对话,改善改善寝室气氛,好歹以后可以一起开个黑。

男人嘛。

(五)

10月8日,熊精搬进你们寝室的当天夜晚,你就私敲了李纯,刚发个沙雕表情过去营造气氛,李纯敲下一排字发了过来。

“你能帮我盯着熊精不?”

诶不是,李哥,搞啥?一张黑人问号的表情还没找到李纯就又发了一行字。

“我琢磨他要么不是真变态就是有啥毛病。”

“……哈?”

“谁没事把头罩搁脑壳上一整天都不取啊!?”

“那头罩还是个可爱得诡异的熊,那是打算去游乐园和小朋友合影么那个变态……”

想到祖国下一代含苞的花朵,你竟然有点认同他的说法。

“在他对床我也只能看看,平时他帘子拉得死。”

“也行的。”

过了几分钟李纯又发了句。

“过几天给我唠唠具体的。”

(六)

虽说打扮有点非主流,熊精也算是正常当代男大学生。刚开学,他倒是没有太多学业方面的困扰,平时也会搓几盘王者恰几盘鸡,他爱呆在床。

你又细想,说是在床上呆得久,还不如说,呆在帘子的后的时间真的是久,久得有点诡异。

倒不是说不能理解人对外界的排斥与自我封闭的生活方式,但毕竟刚开学,室友间更多的是需要坦诚相待。

李纯心中更不是滋味了 。

“李哥,你想想,开学没多久易班熊就闹出这么大的笑话,他跟我们放开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啊。”

我拉着李纯到了走廊尽头,平时抽烟的地方。

“况且,'熊精'这个的确也……”

行了行了,李纯甩开我的手。

“随他。”

评论
©D | Powered by LOFTER